鼠年,讓我們去讀書!

2020年02月21日 10:44    來源:文匯報   

  由“鼠”字組成的成語,除典出《史記·酷吏列傳》的“鼠獄”,意為智力出眾外,多見貶義。但在民俗文化中,老鼠聰明伶俐,感覺敏銳,頗為人所喜愛,如民間剪紙中“老鼠偷瓜”“老鼠嫁女”“老鼠娶親”等,含有豐收富貴、子孫繁衍的象征意義。此外,幾年來郵票上的生肖鼠,也寄托了人們對生活的美好祝愿,老鼠的形象可親可愛。

  在國外,如俄羅斯的一個叫梅什金的小鎮,它的鎮徽便是老鼠,鎮上還有個老鼠展覽館。2007年7月,我乘游輪從莫斯科到圣彼得堡途中,曾游覽過這伏爾加河畔的美麗小鎮,金發的俄羅斯女導游說:2008年是鼠年,許多國家愛老鼠的人都會到這里參觀。

  中外創作藏書票的作者,也都喜歡以老鼠的形象為圖案。如艾里·德·科斯特創作的一枚書票,畫面是一窩形象逼真、制作精美的老鼠,大的警覺,小的稚氣,可謂其樂融融。

  我國藏書票創作的作者中,以老鼠為題材的也不少。如杰出的版畫家楊可揚先生,曾為人創作過一枚書票,畫面上是一只翹著尾巴的大老鼠,它抬起前足打開書一看,書頁上竟是只抖著胡須的貓,吃驚不小。不過,如今的貓成了寵物,抱在太太小姐的懷里,不愁住好吃好,當然就懶得去捉老鼠,況紙上畫的呢!

  可楊先生的這枚富有幽默情趣的藏書票,鼠和貓以黑為主色,只在眼眶等處用白色,對比強烈,造型質樸而形象;而畫面中的書封以紅為底色,翻開的書頁又以藍色陪襯。整枚書票色彩鮮明而豐富,立體感強,視覺效果佳;鼠、貓、書三者,畫面的處理既和諧統一,又生動活潑,主體突出,題意明白。從這枚寫著“SUN HONG YIDU SHU”字樣的書票,我不由想到明代張劭的詩《懶貓》:“長卿四壁雖如水,誰管偷詩物似梭。”“長卿”,是漢代辭賦家司馬相如的字;“物似梭”,是指行動快如飛梭的老鼠。詩的意思是:家徒四壁,老鼠無物可偷,要偷也只是幾架詩書罷了,誰管它呢!這詩,頗有幾分調侃的意味。

  由“鼠”聯想到“書”,可謂諧音取意;再由“老鼠咬書”,聯想到“咬文嚼字”也算是順理成章的事。至于“啃書”這詞,或被譏為死讀書,但那種孜孜不倦的精神,那股不棄不舍的勁頭,在今天還是有可取之處。書是生活中的鹽。鼠年,讓我們去讀書吧!

  (項天舒)

更多精彩內容,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>>>>>

(責任編輯: 李冬陽 )

鼠年,讓我們去讀書!

2020-02-21 10:44 來源:文匯報
查看余下全文
今日股票涨跌排行